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投稿热线:0855—5221588   投稿邮箱:jrjhb1@163.com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剑河文艺>> 文学 >> 正文
巫沙小记
作者:杨家孟 来源:剑河县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17日 16:11:41 [ ] 点击:

巫沙印象

  我离开南哨已经有好几年了,但在南哨的岁月里,有许多美景令我难忘,有许多苗寨令我难忘。巫沙苗寨就时常出现在我的梦里。

  记得我第一次去巫沙,是和杨书记下村工作。船在仰阿莎湖上缓缓地划过,顺着南哨河的回水,在几公里的水路上,两岸都是茂密的森林。清新的山色湖光静静地呈现着、铺展着,捕鱼的小舟不时在湖上撒网,一派高原水乡展现在我们的眼前。

苗寨巫沙 杨家孟 摄

苗寨巫沙 杨家孟 摄

  船行驶了约半个小时后,我的眼睛一亮,只见远处巍峨的大山下,紧临着仰阿莎湖有一片高大粗壮的古枫树林,密密匝匝地守护着小台地上的一座苗寨。吊脚木楼依山而建,小青瓦在树缝中时隐时现,古树和苗寨倒映水中,好一幅秀丽的风景画。随着船的移动,树与村子不断变换着姿势,一会儿树林将苗寨完全遮住,一会儿又露出几栋木楼,渡船往来于两岸之间……

  这时,站在船头甲板上的杨书记说,这座苗寨就是巫沙了!

  船慢慢地靠向湖岸,泊在枫树林下。我们沿着石级小路向村里走去,路的两旁都是高大的枫树和翠绿的竹林,一些屋檐隐隐约约地从树缝间露出来,鸡的鸣叫也从深处传来。走近村子时,村干们都站在村口迎接我们。杨书记和村干们热情的打着招呼,亲热就像一家人。

平衡   杨家孟 摄 

竹林深处 杨家孟 摄

  工作结束后,我穿过小巷,在村子里游走,热情的村民都会为我介绍着这座美丽的苗寨,介绍着苗寨的历史,介绍他们许多有趣的故事。一边沉浸在村民的故事里,一边慢慢地行走,不知不觉来到村外了。这时我发现,巫沙苗寨的四周被树林拥抱着,四围的青山都是绵延的森林,绿得令人心醉,明净的仰阿莎湖如碧玉一搬依恋在村前。而村后,一片梯田缓缓地向山下延展,就是这片梯田,它滋养着一代代巫沙人。

  那天,我们工作组的人来得多,村子上为我们摆了一席长桌宴。我们和主人一起在长长的宴席上入座,香醇的米酒倒出来,我们在一片乐融融的气氛中对饮。我们一边喝酒,一边海阔天空地闲聊。我因年轻,不懂得米酒的深浅,竟然喝醉了。不知道是因为巫沙的美酒,还是因为巫沙的美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至今难以忘怀!

巫沙新娘回门酒

  回门,是苗族婚姻中的一种礼俗。这种礼俗既是礼节的需要,也是一种妙趣横生的娱乐活动。南哨乡巫沙村的新娘回门,就是很有特色的一道风景。

  一般来说,苗族人新婚初期是不入洞房的。新娘出嫁后,在男方家住3至5天,最多不超过15天,即回娘家,就是人们俗称的“回门”。新娘回门时,男方家必须准备数篮糯米饭、数尾鱼,还有鸡、鸭、肉、酒、大糯米粑等礼数相送。到女方家后,由女方家把这些礼数分给房族各户和母舅家。有的还杀一头猪送新娘回门。

巫沙新娘回门酒 杨家孟 摄

巫沙新娘回门酒 杨家孟 摄

  新娘回门后,女方家要设拦路酒和拦门酒接待客人,然后在自家屋里摆长桌宴款待客人,于是主客在酒席上对歌饮酒。当主客都喝醉了酒时,才隆重地燃放鞭炮、挑肉挂礼等欢送客人回家。送客时,主人挑着酒肉送到路口,主客双方互相对唱酒歌,以酒相敬。如果双方很开心高兴,还会打一场泥仗,一场水仗或锅灰仗,歌声和吆喝声在路口上空飞扬,好不热闹!

  那年盛夏,我在南哨乡巫沙村,亲历过一次新娘回门酒。

  那天,听说巫沙村要办回门宴,我们一早起来,观看这场隆重的礼俗。开始是新娘家忙碌着筹办各种接待礼数,准备好盛酒的竹筒、扎好拦路的竹拱门和拦门的竹拱门,杀猪杀鸭等。姑娘媳妇们在新娘家的门前聚集着,眺望远方的路口,观察回门的新娘什么时候回来。整座寨子像过节一样洋溢着喜庆色彩。

  午后,一队客人挑着礼物从路上走来,扛着大刀的男子走在最前边,据说,那是苗族自古以来的习俗,扛大刀是为了保护新娘一路顺风。此时,主人提着酒来到自己扎好的竹拱门前敬拦路酒。就像过一道关碍一样,每个客人必须喝下这杯拦路酒才可进入村寨。客人唱着酬谢的酒歌,喝下了一杯拦路酒,才可向新娘的娘家屋走去。到新娘家时,一道拦门酒又设在那儿。能说会道的主客之间打了一下嘴巴仗,又对唱了一阵酒歌,才放客人走进里屋。于是主客坐定,宴席就在歌声中开始了。

巫沙新娘回门酒 杨家孟 摄

竹林深处芦笙起(杨家孟 摄)

  只见一长老唱了一阵酒歌,祝福新娘回门之后,回门的新娘才一个个地敬酒。之后,大家才在自由的宴席上互相唱歌饮酒。这场宴席一直持续到第二天。直到第二天黄昏来临,客人才在主人的护送下,摇摇晃晃地抬着醉酒的步履回家。

  最有趣的是送客的路上,主人唱着酒歌送客,客人也唱着酒歌酬谢主人。一边唱歌一边喝酒。这时,有人从田里捞取了一把泥,抹在客人的身上,于是,一场泥仗从此开始了,只见主客双方不相势弱,捞起一把把田泥抹向对方的脸上、身上,头发、脸和衣服都抹满了泥,每个人的脸上只漏出洁白的牙齿。这种游戏一直在路口上持续。天渐渐黑下来了,客人执意地走上回家的路,这是,欢笑声渐渐平息,泥仗也接近了尾声,只有缠绵的歌声在相送,当客人的身影远远地离开了村子时,歌声还在上空久久地飞扬着。

  我站在人群里,不仅目睹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回门宴,还参与了这场其乐无穷的泥仗。那身泥虽然已被我洗尽了,但那场酒席却一直留有我的印象深处,回味无穷。


      

上一篇:昂英散记

下一篇:剑河新闻讲座之一:短篇通讯“五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