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投稿热线:0855—5221588   投稿邮箱:jrjhb1@163.com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剑河文艺>> 文学 >> 正文
昂英散记
作者:杨家孟 来源:剑河县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22日 17:10:55 [ ] 点击:

  昂英对于我来说,既熟悉又陌生。说她熟悉,是因为早在2008年冬,我曾陪同乡里领导到昂英村慰问过一位退休老干部,那时,我还在南哨乡工作,只记得,那天下着很大的雪,一路车行得很慢,车窗紧关,什么也看不到,等我们终于到达昂英时,天已经大黑了,我们只在老干部家逗留了半小时便匆匆往回赶。初识昂英,她给我的印象,除了老干部门前的那一株梦花就是她的静。

  2015年国庆长假期间,昂英村举办首届开鱼节,我有幸再次踏上这块风水宝地,才领略了她独特的风采。

难忘的苗家栏门酒

  中午,当我们从县城出发的时候,天空已经飘起了毛毛细雨,同行的同事们都在细数着昂英村这些年来的变化。昂英村位于剑河县西南部,处于雷山、台江、榕江三县交界地带,柏油公路穿寨而过。近几年,剑河县加大对昂英村的建设,硕果累累,被贵州省委宣传部、贵州省委统战部、贵州省民委联合授予“民族团结进步示范村”、“贵州省文明村”,被中共黔东南州委、黔东南州人民政府授予 “文明村寨”,是贵州省100个旅游景区、黔东南州20个重点旅游景区雷公山原生态苗族文化旅游区环雷公山“苗乡十景”之一。

  当我们进入雷公山腹地时,天渐渐放晴,放眼望去,苍莽森林,到处云雾缭绕,蜿蜒曲折的山间公路若隐若现,仿若人间仙境。“师傅,停一下,我们照个相。”车里终于有人按耐不住,于是大家纷纷走下车,拿起相机拍个不停。等我们终于到达昂英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快六点,热情好客的昂英人早已在寨门摆上了拦门酒,看到我们到来,芦笙手吹得更欢快了,年轻姑娘有的拿着牛角酒,有的端着肉,脸上挂满了迷人的笑容。“看来,不喝栏门酒是进不了寨门了……哎,还真甜啊!”有同事勇敢地喝了第一口,砸吧着嘴巴称赞道。我因为忙于拍照,错过了栏门酒而心留遗憾。

  晚饭安排在“厚乐农家乐”,小店环境很美,很干净,席间,热情的老板提着农家米酒不停地给我们敬酒,同桌的除了单位同事家属,还有黔东南日报总编龙传永、贵州日报和前沿时报记者邓刚和刘鹏飞,晚饭从晚上7点一直延续10点过才散。

  当夜,夜宿昂英乡村旅馆。

  第二天天还没亮好,昂英村已经热闹起来了,因为是国庆节“黄金周”,小小苗寨,车水马龙。我沿着小河边往村活动广场走去,深秋的阳光温暖地照耀着村子,沿途风光美如画,小桥流水,田边的风车轱辘轱辘转动着。游人三五成群,围着风车拍照留念。“这里不仅活动搞得热闹,风景美,空气还特别清新。”来自四川的游客肖女士对昂英村的环境和人文风情赞不绝口。

  小河边上,搭满了五颜六色的帐篷,这些游客大部分是散客,以家庭为单位的居多,一时间,生活变得美妙起来,一时间,小河边变得喧闹起来,男人们开始收拾帐篷,女人们收拾打扮,小孩玩水嬉戏。

  不远处传来了“咚吧咚吧”的声音,打糍粑活动开始了,我赶紧加快步伐,活动广场早已围满了人,几只木桶装着糯米,簸箕上放着芝麻,游客们拿着粑棒用力地敲打在粑槽上,小孩们则抓起打好的糍粑就着芝麻面往嘴里塞,打得大汗淋漓,看的吃的都很开心。

剑河昂英乡村旅游醉游人 杨家孟 摄 

深山苗寨祭“龙坟”

  9点左右, 我跟随人群,穿过昂英长长的街道,行至村头,往里走约500米的地方,看到了一座小坟,石立的碑,土做的墓。看似无奇的一座坟墓,因年代久远而石斑累累的碑门上,依稀可见的左右两行字“龙来龙献早,虎来虎献身”,却显出它的神秘,这就是龙坟了。龙坟前面除了一米宽的小路,下面就是水田,游客们为了不影响祭“龙坟”活动,都自觉地站在下面的田埂上等待。

  听村里人说,在昂英一带流传着这样一个神话传说:很久很久之时,昂英原是一处大湖,叫作“翁东”(苗语),在它的东北方,有一个小湖叫蒿菜冲,住着一条龙,龙身犀牛头。这条龙守护着昂英一带,保这里四季如春,万物丰盛。而在“翁东”的另一方,有一处叫“崩坡坝”的巨大湖,那里栖有100条龙,兴风作浪,让大地不得安宁。蒿菜冲这条犀牛头龙一时怒起,起身杀向那个巨湖,它巨大的身子过处,将“翁东”的湖水推去,变成了一片肥沃的土地,就是昂英现在的样子。犀牛头龙经过数月的厮杀,除去了99条巨湖恶龙,却因体力不支最终被杀害。巨龙死后,托梦于居住在“翁东”湖两岸的苗族村民,让他们前往“崩坡坝”将其尸首抬回“翁东”安葬于此,让它继续保护这片土地四季如春,万物丰盛。

  村里的寨老们穿着祭龙服,拿着祭祀物件,来到“龙坟”前,他们先将坟墓周围的杂草打理干净,然后将猪头、大肉、鱼和酒等祭品整齐地摆放在坟前。接着,村里的芦笙队吹着芦笙,后面跟着一群小孩,扛着写着各自家族姓氏的大旗,浩浩荡荡来到“龙坟” 周围。祭司施行了一番礼仪,向龙坟敬献了酒、肉,烧了香纸。而祭祀的老者们纷纷下跪祭拜,显得非常庄严而虔诚。

深山苗寨祭“龙坟”

抓鱼场面乐开怀

  中午时分,昂英寨门下的马路上,村民们摆上长桌宴来招待远方客人。为了观看最热闹、最吸引目光的徒手抓田鱼比赛,有些游客匆忙吃上几口就跑到比赛地点占起位置来。

  两点左右,活动还没开始,整个昂英村一片沸腾,空气中弥漫了丰收的喜悦和欢乐的气息。鱼在田里游,人在画中走,比赛场地周边的田埂已站满游客。摄影爱好者架起相机,忙着调整设备,争取拍到最满意的照片。参赛选手,也做着准备工作,跃跃欲试。根据比赛规则,参赛选手不借助任何工具,只在腰间别一个笆篓便下田徒手抓鱼。 徒手抓鱼重量最多者获胜。

  “预备,开始!”随着裁判的一声令响,百余名腰间挂着笆篓的游客,跳进刚刚收割完毕的稻田里。父亲拉着儿子,母亲背着熟睡的孩子,手拉手的年轻情侣,男女老少齐上阵,各自使出看家本领,力争大有所获。一时间,加油声、呐喊声、欢笑声,此起彼伏,响彻山间;泥水、汗水,交混在一起。安静的稻田,一下子热闹起来了。后面有一条,快抓!站在田埂上的游客,看到水面冒出气泡,赶紧高声指点方位。听到指点的几名选手同时扑了过去,稀里哗啦一阵混战,搅起了团团泥水。“我抓到了,我抓到了,哈哈哈……”选手举着手里的大鱼,乐开了花。

  “28号又抓得了一条大鱼……今天参加比赛的游客有来自广东、湖南和四川的朋友。”村长的声音不断地从喇叭传来。

  “这是第一次在稻田里捉鱼,太开心了。”虽然满身是泥,来自广东的张先生仍满是喜悦。在网上看到这个活动,这次专程带孩子一同来体验农家生活,看到孩子玩得很开心,感觉不虚此行,值!

  刚开始,大家还在认真寻鱼、抓鱼。到最后,参赛的游客却忘了正事,打起了泥巴仗,嬉闹起来。看到稻田中尽情玩耍的游客,站在田埂上的游客也难免为之心痒痒,不少跳下来参与其中。经过精彩激烈的角逐,来自剑河县磻溪镇的彭金贵从众多选手中脱颖而出,以7斤9两的总重量获得第一名。不少游客虽然在一个多小时的活动中一条鱼也没抓住,但欢乐之情溢于言表。

  比赛结束了,村长说,田里还有很多鱼,游客自己去抓,抓到的鱼可以带走。因为今年县里发展稻田养鱼,免费送了很多鱼苗给村里,所以才能举办这个开鱼节,在他们的餐桌上呈现的饭菜,都出自于自家田土的绿色无污染食品,自给自足,自得其乐。

  村里有这样一个习俗,每年村里第一个插秧的人都是寨老,在插秧前要进行祭祀,祈求这方土地神保佑粮丰鱼肥。

2015年10月2日,剑河县昂英村首届“开鱼节”活动现 (杨家孟 摄)

迷人的篝火晚会

  昂英村溪流潺潺,炊烟袅袅,民风淳朴,其宁静的田园风光,让人似置身于世外桃源。而他的夜,同样让人着迷。

  晚上8时许,村寨响起了悠扬的芦笙,打破了夜的宁静,经过了白天的苗家拦门酒、神秘祭祀龙坟、千人共享长桌宴、稻田徒手抓活鱼等精彩活动后,游客们依然意犹未尽,热情高涨。而今夜繁星点点,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游客们寻着芦笙声音,陆陆续续地来到了村广场。村民们早已把篝火点燃,姑娘们也穿上了漂亮的民族服装等候在那里。

  一个音箱,一只话筒,就组成了一个舞台。“我先来一曲吧。”年轻小伙的一声开场白,立刻引爆了开场气氛,没有主持人,没有节目单,没有固定演员,因为每一个游客,每一个村民都是主角,客不分男女,年不分老幼,人不分异乡,需要的只是参与和激情都可以尽情地在这个舞台上欢歌跳舞。今夜只属于他们。

  熊熊的篝火点燃大家心中的热情,欢乐与歌声伴着火苗一起跳动!台上唱得声情并茂,台下听得如痴如醉。一张张红扑扑的脸上写满了内心的火热和激情。

  几曲过后,游客和村民们便围着篝火欢乐起舞,“大姐,来一起跳吧,莫害羞。”看到有些游客还放不开,村民们便主动拉起了游客加入进来,“今天村里来了那么多人,真的比过年还热闹。”孩子们也加了进来,场面更加热闹。游客和村民们一起欢呼劲舞,整个昂英的夜在一片沸腾中,到处是狂欢的景象。

村里的芦笙手吹响了悠扬的芦笙。(杨家孟 摄)

  大家手牵着手,随着欢快的节拍,气氛不断的升华,欢声笑语飘进了昂英的每一个角落。芦笙舞、广场舞、现代舞,交相辉映。

  “真是太疯狂了,过瘾!”来自湖南的旅客李先生边舞边说。此时此刻,人们不在意你的舞步是不是标准,也不在意你跳得合不合节奏,人们纵情地跳着、喊着、笑着,任喜悦的心情肆意绽放。欢乐的人群,动感的音乐,近似疯狂的舞步醉了村民,醉了游客,醉了山村。

  今夜的昂英成了欢乐的海洋。而我手中飞闪的相机,留住了这分独特的美丽。不知过来多久,夜已经很深了,一曲难忘今宵结束当晚的晚会,村民们纷纷收拾回去休息,而我,依然沉醉其中不愿离去。


      

上一篇:乡土守望与反思——作者:张文杰

下一篇:巫沙小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