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投稿热线:0855—5221588   投稿邮箱:jrjhb1@163.com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剑河文艺>> 文学 >> 正文
乡土守望与反思——作者:张文杰
——读杨村、余达忠《两个人的乡村》
作者:张文杰 来源:剑河县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5年03月25日 15:03:59 [ ] 点击:

  以前读过这样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个老人在路灯下找东西。一个过路人问他,说你能肯定你的东西是在这个地方丢的吗?那个老人说,不能,但这里是我唯一能看得见的地方,因为这里有光。那时我是不太理解这个故事的,近期读了杨村、余达忠书信体散文集《两个人的乡村》,我理解了这个故事的内涵——乡土意识。故乡不就是那束照亮我们生命前行的光吗?一个人无论走多远,故乡都是我们丢不掉的牵挂。

  那天,杨村老师把他刚出版的新书《两个人的乡村》送到我家的时候,我还在乡村的一所学校上课。6点钟回到家,二弟递给我一本还散发着油墨清香的书——《两个人的乡村》,二弟告诉我杨村老师来过,我感动淌流在心底。这么多年感谢他对我这个乡村文学青年的关心与鼓励,他出版的新书或县里出的新书,他都及时送给我阅读。

  晚饭后,我就进了房间,捧着《两个人的乡村》静静品读。这是一本反映黔东南乡村嬗变的书信体散文集,一部散发着乡土文化气息的书,一部反思乡村变化的书。书的作者杨村和余达忠,两位都是是我尊敬的师长,他们都有过相同或相似的经历,都是从乡村走进了城里工作,都是学中文的,都在中学教过书,都爱好写作,所不同的是杨村老师后来改了行,在一个叫剑河的小县城不同的部门之间辗转。而余达忠老师虽然没有离开过教育的岗位,但走得更远,成为异乡的一名大学教授。虽然他们工作的地方相隔千里,他们的写作都没有脱离过黔东南这块土地。在读《两个人的乡村》之前,我都读过他们不少的作品,如杨村老师的小说集《爱情离我们有多远》、散文集《让我们顺水漂流》及余达忠老师的论著《侗族生育文化》,散文《一条河流的起点与终点》等,都是以黔东南这块土地上的人事作为叙述或研究的背景,他们的思想从未离开过黔东南这片他们深爱的土地。

  黔东南是一片神秘古朴的土地,千百年来苗侗人民在这片土地上栉风沐雨、披荆斩棘开荒拓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甘其食、美其服、乐其俗”,在清“改土归流”之前,这片土地上人们一直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虽谈不上富裕,但也自得其乐。苗侗人民在劳动生活中开创了自己独特灿烂的文化,形成自己淳朴的精神世界观。后来清政府在西南实施“改土归流”强行用武力强行开辟苗疆,虽打乱了这片土地上的宁静生活,但都没有能从文化意义上真正征服这片土地。从剑河苗乡和黎平侗寨走出乡村走进城市生活的杨村与余达忠对黔东南这片土地有深刻体验与认识。

  本世纪中国乡村变化最重大的事件,莫过于80年代的改革开放和90年代的西部大开发。在社会现代化和经济一体化的大环境下,两位作家都敏锐体察到中国乡村变化细节,在市场经济浪潮和外界强势文化的冲击下,黔东南这块历史上苗侗人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甘其食、美其服,乐其俗”的乡村世界渐渐远去。乡村的变化这是形势所趋,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中国改革开放后,乡村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可喜可贺。但对于官员和老百姓,他们关注更多的是乡村经济发展指数,相对于他们,杨村和余达忠两位作家更为关注的是乡村的精神世界,那个构筑了千百年的乡村美丽精神家园,面临转型时代,乡村精神与文化的走向何去何从?成了作家关注的主体。《两个人的乡村》第一封信《我们的乡村何去何从》,第二封信《乡村:我们生命的渊薮》关注了由社会转型带来乡村人的价值取向和审美取向的变化,那些曾经夜不闭户的乡村精神世界隐去,“许多乡村外出打工者以偷盗为业。”不少乡村孩子在经济浪潮中迷失了奋斗的方向,表达了作者对转型中对乡村的忧虑与思索,体现了作者的忧患意识,是对乡村、人类负责的忧患意识。

  两位作者对乡村的忧患意识,绝不是对社会转型的否定与批判,而是作家追求社会转型中物质与精神的统一,构建一个更和谐的乡村。怎样才能让乡村在社会转型中达到物质与精神统一?《两个人的乡村》用了很多的篇幅来关注乡村的教育。教育是社会进步文明的基础,关注乡村教育就是关注乡村文明发展。第二十四封信《城市与乡村——距离与落差》,二十六封信《城乡二元结构与心中的疼痛》,余达忠老师关注了城市与乡村教育资源问题,通过实地调研与实际的数字来反映了东部与西部,城市与乡村教育发展的不公平问题。乡村教师、乡村学生的尴尬处境。余达忠老师举广州幼儿园与了三省坡主峰下一个叫六爽的侗寨小学,六爽小学四个老师挤在一间约8平方米的办公室办公,老师宿舍、吃饭、睡觉在一间,四个老师教七个班,一年级和三年级拼在一起上课,二年级和四年级拼在一起上课的困难与艰辛。第二十五封《成长背景的差异性》、第27封《文凭:坚硬和空虚》等,杨村老师在谈到乡村教育发展的同时,教育关注的重点倾向于教育体制问题——教育评估机制和评价体系。如何建立一个完善的教育体系?这是书中提到的教育问题。读这样思想深沉而厚重的文章,无疑是非常有意义的,因为教育发展不仅是乡村的问题,而是整个中国社会发展的问题。

  《两个人的乡村》这本书虽然以黔东南的苗乡侗寨转型变化为叙述或描写或议论对象,但书的视野开阔,放眼中国广大农村,作者两人所讨论的话题涉及农村留守、空巢、生态、教育、城镇化建设、土地利用、乡土文化等,这些问题是当代中国农村普遍的现象,也就是说,我们可以通过《两个人的乡村》这本书,看到中国广大农村的发展与变化,作者对乡村世界转型的思索与思考。阅读它,你可感受到乡村变化跳动的命脉。

  什么样的书称得上好书?我认为给人思想启迪,让人思索发展,带动人类前进的书,就是好书。那么《两个人的乡村》正是这样的一本好书。


      

上一篇:燕语呢喃(散文)——作者:钟立红

下一篇:昂英散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