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投稿热线:0855—5221588   投稿邮箱:jrjhb1@163.com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剑河文艺>> 文学 >> 正文
燕语呢喃(散文)——作者:钟立红
作者:钟立红 来源:剑河县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4年04月23日 09:04:42 [ ] 点击:

  我家南阳台门的上方墙壁,忽然沾了一片零散的黄泥——燕子在筑窝!

  去年有两只燕子在我家北阳台上方筑了一个小窝,生儿育女忙活了半年。到了秋天,燕子父母率两只小燕子飞向了南方。不知它们何时离去,留给我们许多牵挂。今年春天,当燕儿成双成对叽叽啾啾在楼群周围欢叫翻飞时,我们全家就盼燕儿重返旧居。难道它们找不到昔日的家园,还是它们在南迁或北归的途中遇到了意外?是因为我们为接住燕儿的粪便曾在燕窝下设一块木板而使燕儿误解,不肯再来了?......盼了好久,才有几只燕儿来阳台的窝串了门就永不再来。我们由于激动万分而至极度失望。它们是不是去年在这儿住过的燕子?如果是,为什么有窝不住而仅仅来一次故地重游?.如果不是,那一家四只燕儿哪里去了?.....种种猜测,加深了我们对那个燕子家庭命运的担忧。

  都说燕子在谁家筑窝,谁家就有好运气。我们很珍惜燕子对我家的选择。终于又盼来了燕子,不过它们并未住进去年的旧巢,而是在我家南阳台门的上方建起了新居。我们每次开门时,总是分外小心,生怕惊吓了正在筑窝的燕儿。一双燕儿衔泥归来,唰地收拢双翅,站到刚有雏形的窝沿,回身,分头将口中湿泥像挤牙膏一样吐成一个坨,边吐边叩头,尖嘴将湿泥整得结结实实,不留一丝缝隙。整毕,两只燕儿互相呢喃着,在离窝的同时双翅像剪刀一样唰地张开,一前一后飞去,转瞬无影无踪。

  燕窝飞快地大起来,已接近尾声了,而两只燕儿却心力交瘁,羽毛灰暗,看着叫人心疼。

  忽然有一天,我发现叽叽啾啾奔忙于燕窝之上的竟有四只燕儿,忙叫老公、儿子来看,老公说:“燕子和人一样,一家有难大家帮嘛。”去年我往北阳台上的燕窝下边放木板时!窝里的乳燕和捕食归来的燕子父母呐喊助威,充分显示出群体力量......

  那会儿群燕在空中转圈儿,儿子在阳台上转圈儿,心情比空中的燕子还焦急:“妈妈!好啦!燕子害怕啦!”......儿子后来多次埋怨我不该嫌弃燕儿的粪便,把燕儿吓走了。我说:“今年燕子拉多少粪便也不在乎,我收拾就是了。”

  燕窝收口了,又只剩下两只燕儿在忙。他们精益求精,把窝口筑得只容一只敛翅的燕儿进出,而窝却大得能孵十只燕儿。和北阳台上泥草飘零的旧巢相比,这已是豪华的宫殿了。我忽然产生这样的联想:这燕子会不会就是去年北阳台上的燕子中的一对?它们并非误解了我们的好意,是嫌弃那个窝太寒酸了才执意放弃,又在我家南阳台上筑起了“现代化”的新居?......

  两只燕儿出双入对,细语呢喃,给我们的生活增添了温馨的情韵。


      

上一篇:一图一悟——作者:黄成贵

下一篇:乡土守望与反思——作者:张文杰